多么好的下午(杨永康)
作者: 杨永康 来源: ag平台客户端|HOME 发布时间: 2019-03-12 21:03:10
一键分享到:

  多么好的一个下午,纯净细碎的阳光洒满了我居住的整个巷子。多么不同寻常啊,我边走边想。

  一个男孩正低着头踢两颗同样光滑的石子。先把其中的一颗踢到前边,接着又把另一颗踢到前边,阳光同时照亮了两颗石子的前面与后面,还有男孩红扑扑的脸。要是在往常我会认为这是一个多么坏的习惯,可这个下午我不假思索的原谅了他。这个巷子有许多这样的孩子,他们大多来自乡下,自然也带来了许多乡下的习惯。这让我想到一条长长的脐带,你永远无法将其割断。就如同你永远无法把这座城市与一座同样大小的村庄一下子分个明白一样。

  当然并非所有来自乡下的东西都那么令人不快,比如说一拖拉机来自乡下的蔬菜。穿过一条又一条巷子,然后在我居住的巷子停了下来,补充了城里的水,然后冒了一会黑烟与白烟,又穿过另一条巷子,直到卖完一车洒满阳光沾满泥土的蔬菜,重新回到空气清新的乡下。要是在往常,住在这个巷子的一个贵妇人,肯定会对着正在一点点散去的黑烟与白烟夸张的连打两个或三个喷嚏。可今天那位贵妇人只是象征性地对着自己的手帕打了一个。我想一定是洒满阳光的手帕还有那些干净的蔬菜一瞬间改变了她。

  临街卖馒头的乡下大嫂已早早地站在了门外,纹眉的手段已与城里人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化妆的效果总是与城里人大相径庭。总没有城里女人那样熟谙风情。已接近下班时分,人流正一点点密集,乡下大嫂开始紧张忙活。好像总忘不了一个人,一个她疑心总偷偷摸摸想占她便宜的人。她一直想问问那个人,为什么总想占她的便宜?可一直张不开口。自己到底有什么便宜好占的呢?她一直为此烦恼。后来她找到了答案,乡下的馒头没有城里的馒头白。这样她的馒头便越来越像城里馒头了。我买过她的馒头,一点也不比真正的乡下馒头好吃。我一直纳闷,明明是乡下大嫂嘛,怎么她的馒头没有一点乡下的味道。城里的乡下与乡下的乡下何以有这么大的不同?

  不远处就是这个巷子的菜市了。只有两三个菜摊,摊主是几个脏兮兮的农民兄弟。我最厌恶其中的一个,永远脏兮兮的。好像乡下人与城里人的脏全混合在他身上了。而真正的乡下的脏像今天下午的阳光一样,纯朴,散发着泥土的香。好在他这会儿有点倦了,正靠墙打盹。打盹多好,在纯净细碎的阳光里打盹多好,永远打盹多好。我一瞬间便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一个脏兮兮的人在细碎的阳光下打盹是多么的迷人。可惜一会儿他便被一种声音吵醒。他先揉了一会眼睛,然后直起了身子,并伸了一下懒腰,然后就向路口围了过去。有两个人正在路口吵架,为一件很小的事情。一个脖子上的青筋先暴了起来,另一个也不甘示弱地暴了起来。接下来就是拳脚相向了,所有人都这样期待。可其中的一个在举起拳头的一瞬间突然原谅了另一个。还有什么比两只紧握的拳头更愤怒的,可一只拳头瞬间便原谅了另一只同样愤怒的拳头。

  许多人表示失望,也有人受到了感染。一个是巷子里开澡堂的女人,一个是她有一辆跑车的老公。他们为彼此的伤疤吵了许多年,每一次都那么回肠荡气,每一次都那么撕心裂肺。听说他们的脾气原来并没有这么坏的,有一天其中的一个发现了另一个记忆中的一个伤疤与秘密,另一个发誓要找出对方同样的伤疤与秘密。两人的伤疤自然越来越多,脾气自然越来越坏。一只愤怒的拳头一瞬间能原谅另一只同样愤怒的拳头,为什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伤疤原谅另一个同样微不足道的伤疤,要用一生的时间?

  同样重要的是忽略。如果世界上真有什么伤疤不能让我们原谅不能让我们释然,为什么不轻易地将其忽略?忽略多好!巷子里有一家医院。一个花园,一个医生,一个护士。我每天从它的门前经过,我常常将它忽略。有许多东西被我这样忽略了。直到有一天一抬头猛然发现自己已走到了它的门前。不过今天下午它无法被我忽略了,我看到一个孕妇被她年轻的丈夫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在花园里一点点挪着步子,一副将要临盆的样子。我想无论我将那家医院忽略了多久,有一点是肯定的,有一个花朵般的孩子将在这个下午诞生,这个下午会因这个花朵般的孩子变得完美,完美得让人不忍心回过头去,像那个贵妇人一样打一个小小的喷嚏。

ag平台客户端|HOME责任编辑: 姜大捷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ag平台客户端|HOME”“来源:陇东报”或“ag平台客户端|HOME讯”或带有ag平台客户端|HOME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ag平台客户端|HOME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ag平台客户端|HOME+作者”,否则,ag平台客户端|HOME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